债务危机爆发后,辽宁惠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惠山乳业”)进行了市场化重组。一年多后,惠山乳业向其债权人代表提出了企业重组的新思路。《中国日报》记者独家获得的惠山乳业集团整体重组报告(以下简称“重组报告”)介绍,惠山乳业集团1600多名债权人确认其470亿元债权。业内人士对此的解释是,《整改报告》并非惠山乳业整改定稿计划,而是指其整改思路具有具体而实质性的内容。

重组报告于2018年11月28日提交。其中,担心的是“原股东退出后,个人担保重组后,公司的实际控制人”杨凯“股权清算,不再持有重组后新公司的股份。”不仅如此,根据重组报告,“重组成功后,不再有对”杨凯“以及其家属和其他有关个人的担保责任的索赔”。但无论是公司还是高级管理层都没有回应。

杨凯是惠山乳业的董事长,实际控制。据新闻报道,2016年,他以260亿元在胡润百富榜上排名第66位,一度位居辽宁首富。

  470亿元债权

根据惠山乳业的官方网站,该公司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51年。公司经过多年的布局,已逐步形成了饲草种植、精料加工、改良奶牛饲养育种、各种乳制品加工等形式。2017年3月,债务危机爆发。同年12月,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惠山乳业系列公司破产重整案。根据重组报告,2018年7月3日,前者批准惠山乳业系列公司管理自己的财产和业务,并向债务人提交重组计划草案。

据媒体报道,2018年8月24日,惠山乳业集团公司作为重组经理,发布了《辽宁省惠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等108名企业管理人员招聘与重组公告》,决定通过公开招聘的方式引进重组方。

“惠山乳业涉及大量的索赔和复杂的结构。”惠山乳业的许多债权人引入了公司间频繁的交叉担保。

2013年9月,惠山乳业在香港上市主板。多年来,其整个产业链涵盖农业种植、奶牛养殖、乳制品加工销售等业务部门,累计产值约500亿元;产业链的每个环节累计到国家的利税约20亿元。“重组报告”显示,根据评估机构的评估结果,惠山乳业系列资产价值157亿元,但不包括品牌、渠道等无形资产价值。但债权人表示,2016年年底至2017年3月,惠山乳业专注于在短期内放贷,导致该公司的资本链崩溃,经营陷入困境。

根据重组报告,惠山乳业资金链断裂的症结不在于主营业务,而在于临时引进资本经营计划和集中银行贷款等客观因素的影响。它还承认,企业和管理层缺乏国际金融市场资本运营的经验,面对国际卖空者和外国同行恶意卖空,在争夺民族品牌的斗争中面临管理不善,导致债务负担过重,债务结构存在问题。惠山乳业的财务报告显示,截至2017年3月31日,惠山乳业估计债务总额约为267.3亿元,银行和非银行贷款分别为187.1亿元、42.5亿元和38亿元。业内人士就此介绍,其综合净负债超过100亿元。

记者了解到,早在2017年8月1日,惠山乳业公司进入重组进程之前,深圳市福海银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就协助原管理层编制了“惠山乳业内债重组计划”,称为“801计划”。《重组报告》确认,包括中国银行在内的主要债权人对“801计划”表示支持和赞同,并在此基础上签署了《协调行动协议》,承诺根据“801计划”同意处理惠山乳品系列公司的债权债务。

惠山乳业内部人士,其管理以“801计划”为原则,编制重组方案草案。“中国商报”记者获得“重组报告”证实,根据破产管理人债权审查结果,惠山乳业系列公司债权人超过1600人,已确认470亿元。该内容指出,在某些情况下,同一债权既被承认为主要债权,也被确认为担保债权。

12月6日,沈阳记者前往惠山乳业大厦。截至新闻稿,惠山乳业没有对此作出回应。

实际控制器或“退出”

根据重组报告,惠山乳业主要涉及债权,包括金融债权、贸易债权和自然人债权。其基本原则是现金结算、债务保留和股权互换。

现金结算是企业重组中最常见的结算方式。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旭向记者介绍。

事实上,惠山乳业系列公司在清算计划中,将以小债权人的现金支付为主。然而,基于以往现金流量不充裕,对财产担保等债权采取分期付款结算的形式,无法偿还现金的债务将转换为惠山乳业系列公司股权。记者了解到,对于财务债权,惠山乳业要有相应的产权担保,债权的相应部分将留作债务,分期偿还,重组后公司没有财产担保部分将转换为股权。“重组报告”表明,在商业债权方面,债权人在重组后可自由分期偿还资金和公司股份;自然人债权在短时间内以现金的形式得到很大比例的清偿。

记者指出,重组报告给予惠山乳业15%的股份。王旭是指惠山乳业重组后公司的股权结构为:管理层15%,债权人85%。重组报告说明,该管理对惠山乳业系列公司具有经营和管理优势,为重组后的管理提供了专业支持。

其中,“原股东权益撤回和个人担保重组解散后,公司实际控制人杨凯被清算,重组后不再持有新公司的股权”这一事实备受关注。重组报告确认,“在重组成功后,将不再追究杨凯人、其家人和其他有关个人的担保责任”。王旭阐发觉得,此内容如终究呈当初重组方案中,意味着杨凯在公司重整后或将“出局”。但在辉山乳业债权人亓志民、宋玉芹、孙凤、梁俊、李秀菊等看来,倒是对杨凯的一种“维护”。杨凯是惠山乳业的董事长。据了解,惠山乳业上市后,杨凯股份由上市初期的49.73%增至2016年年底的73.12%,2016年胡润百富榜排名第66位,身价260亿元,花费逾40亿港元。成为辽宁首富。然而,随着惠山乳业债务危机的发生,杨凯被法院列为“老赖”,因为“有能力履行和拒绝履行有效法律文件规定的义务”。

  早在2017年6月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考察获悉,除辉山乳业外,杨凯及其家族资产,大部分登记在杨凯和妻子张健美的名下,但与上市公司并没有股权间接联系关系。同时,杨凯之子杨佳宁的名下,亦有与上市公司无股权联系关系的公司或资产。据统计,在杨凯、张健美配合出资或配合任职的公司中,注册资本金跨越1000万元,总计有17家。但惠山乳业高管没有对此做出回应。